隔世荼蘼

剧版镇魂同人:大梦初醒

   (今天发个刀,下周甜了继续刀,下周刀了来颗糖。谨以此来悼念我未保存的文档)


     夜深了,赵云澜懒洋洋的躺在沙发上看球赛。最近临近期末,沈巍也变得很忙碌,已经好几天没有功夫来他家了。本来在沈巍的整理下像个人住的地方的赵云澜家又变成了狗窝,还是狗都会嫌弃的那种。赵云澜喝了一口啤酒,有些懒散的眯着眸子,桌上摆着一桶泡面,他这一个星期几乎就靠这个过活。炼乳奶茶泡的香菇口味,红茶泡的红烧牛肉味,酸梅汤泡的老坛酸菜味……各种花样轮流来了一圈,今天又转成了最正常的开水泡黑胡椒牛肉味。


     或许是这个味道太辛辣,赵云澜吃着吃着就被辣的眼泪都出来了,他灌了一口啤酒,忽然想念起一碗白粥。


      兴许是周公听到了他的心声吧。钥匙插进锁孔的声音,门被打开,沈巍走了进来。


     “赵云澜。”耳畔是沈巍带着恨铁不成钢的愠怒的声音,“你就不能好好保重一下自己吗?我不在,你就靠这个过活吗?”他看了一眼桌上的泡面几乎快要压抑不住的提高声调。


       赵云澜闻言回头看了沈巍一眼,他控制不住的笑了一下,“是沈教授啊,怎么,终于有空来探望我一下了吗?”他的眼窝青黑,嘴唇干燥有些起皮,整个人颇为失魂落魄,就好像心上人刚死一样的心如槁木,但那双有些涣散的眼,却在看到沈巍的一刹那见绽放出了光彩,看得人不禁感到有些心酸的惊艳。


     “我知道,是我最近忙了点没有时间来看你。可你也不能这样糟蹋自己。”沈巍一听到他的话,整个人都变得温和了几分,他有些无奈的叹口气脱了外套在赵云澜身边坐下,他动手挽起袖子整理桌子。


      “这个你不能吃了。”沈巍说着把剩下的半桶泡面扔进了垃圾桶,“你想吃点什么,我去做。”


      “嘿嘿。”赵云澜痴痴的看着沈巍,“都行,就白粥吧,好吗?你第一次给我煮的粥。”


       沈巍也柔和的看着他,“好,你等会,我去煮。”说着准备起身,但被赵云澜抓住了手腕。


       “怎么了?”沈巍疑惑的看他。


       “宝贝,你真好看,让我多看看好吗?”赵云澜的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沈巍,那双眼里全是深情和痛楚。


       “呵,你怎么了?”沈巍说着伸手去摸了摸赵云澜的头,“虽然我是忙了点,但也不至于这么想我吧?也没有发烧啊。”他有些好笑的看着面前憔悴的男人。


       “沈巍。”赵云澜低哑着嗓音叫了他一声。


       “怎么了?”沈巍疑惑的看着他。


       “不要离开我。”他低声的祈求着。


       “我为什么要离开你?”沈巍不解,“我找了你一万年,好不容易找到你。只要你在这里,我就哪也不去。”他笑了笑,这笑容极其单纯,有些一万年前的那个初见时的他的影子。


       “呵。”赵云澜轻笑一声,没有再开口,于是沈巍对他笑了笑,便去厨房煮粥了。


        赵云澜注视着沈巍的背影,似乎视线一刻也不肯离开他,他站起身,跟在沈巍的身后看他忙碌着。


        沈巍的动作很利落,但粥熬好,却需要一定的时间。等到他把米下锅,便切了些水果摆成果盘端出来。


        赵云澜看着沈巍专注的样子轻轻笑了,有些不符合他往日的笑容,这个笑,很轻柔,很缱绻,还有点伤感。


       “你上次和我抱怨没有叫醒你错过了我的果盘,所以这次补给你,快吃吧。”沈巍端着果盘放到桌上对他说。


       “好。”赵云澜点点头,他用牙签插着一块苹果喂进嘴里细细咀嚼,就好吃什么山珍海味一样的品味着。


       “呵。”沈巍看着他的动作忍不住笑出声。


       “怎么了?”赵云澜有些不解。


       “没什么,难得见你动作这么斯文。”沈巍摇了摇头,“你以后想吃,就勤快点吧。自己动手,很容易的。”沈巍温柔的看他。


       “你这么说,就是嫌弃我了,以后都不给我做果盘了么?”赵云澜有些低落的垂头说。


       沈巍张了张嘴,欺骗的话语信口拈来,可他知道,什么话都骗不了眼前的人的。何况,大概眼前的人从一开始就已经明了。他放弃了那些准备好的言辞。


       “天下无不散之宴席,云澜,你知道的,不是吗?”沈巍认真的看着他,轻声说,那双向来带着温和笑意的眼里,此刻是哀伤和歉意。


       “沈巍……”赵云澜张口想说些什么,却被沈巍抵在唇边的手指制止了话语。

   

       “不要说,什么都别说好吗。明天,等到明天,听我说好吗?”沈巍笑了笑,眼里带着恳求之色,于是赵云澜便再无言语,只是斯文的吃着水果。


        吃完水果,沈巍的粥也煮好了,他盛了一碗放到赵云澜面前。赵云澜看着面前的碗,竟然有一种希望自己有一种异能,可以让这碗粥永远也吃不完的异能,他自嘲的笑了下,怎么这么没志气,什么异能都比这个好吧?


        他端起碗,一小口一小口的喝着,比起那一次的狼吞虎咽,这次却是比淑女还淑女,可再怎样的珍惜不舍,一碗粥到底也只是一碗粥,就算再怎样细细品味,也不过半个小时的珍惜时间。而沈巍一直注视着他,如同往日一样的温润如玉。

       “答应我,以后想吃粥了,就给自己煮一碗吧,很容易的,不要让我放不下你,好吗?”看着赵云澜喝完粥,沈巍这才开口。


       赵云澜摇了摇头,“沈老师,我知道你心肠好,我这个人吧,懒癌晚期,您可不能放任我自生自灭啊。”他极力的让自己笑的和往日一样玩世不恭,可声音的颤抖,还是暴露了他内心的痛苦和奢求。


       沈巍只是长久注视着他,良久,他却是摇了摇头,他没有回答赵云澜的话,只是起身收拾了碗筷拿到厨房。他洗好碗筷,然后开始收拾起屋子。动作缓慢而郑重,就好像在做什么仪式一般的虔诚。而这期间,赵云澜一直都注视着他,目光也是虔诚的,就好像在看什么珍宝一样的目不转睛。


       收拾好屋子,沈巍去冰箱拿出了两瓶啤酒走过来。


       “喝一次吧。”沈巍率先打开瓶盖举起瓶子。赵云澜注视着他,随后也拧开自己那瓶的瓶盖与沈巍碰杯,两人举杯共饮,这场景似有些熟悉,但这次却多了些说不清的沉重。


       “明天,我们一起去郊游吧。龙城附近的枫红山,你不是一直说想约我一起去嘛?择日不如撞日,明天我们就去看看吧。好吗?”沈巍笑着看他。


        赵云澜看着沈巍,他没有笑,却是很认真的应下,“好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 喝完啤酒,两人便休息了,自从沈巍的屋子不能住后,他就搬到了赵云澜这里,因为主人的强硬态度,所以他便睡了那张架子床,而赵云澜则在地上打地铺。


         深夜:


         赵云澜忽然在睁开眼睛,他坐起身,转过头看向安睡着的人,他伸出手,在沈巍的脸上轻轻碰了碰,冰冷的触感,是这个人没有错。赵云澜忽然就有种想要哭泣的感觉,终于……还是在见到你了啊。


         这场梦,我真的希望,不要醒过来啊。


         第二天:


         难得有朝一日,赵云澜居然起了个大早,比作息规律的沈教授还要早起。


         当沈巍醒来的时候,赵云澜正好把第六桶泡面放到桌上。


        “哟,你醒了,正好,洗漱一下来吃吧。”他露出白牙笑道。整个人虽然还是有些憔悴,但已经比昨天好很多了。


         沈巍有些愣怔的看着餐桌上的六个碗,一时之间以为面前的赵云澜不是真人,他有些警惕的看着他。

   

        “嗨。”赵云澜无奈,“我就是,报答你昨晚的粥而已,别那么惊讶嘛。”他一副被打击到的委屈模样。


        沈巍看着他那副瘪着嘴可怜巴巴的模样,“呵。”他忍不住摇头笑了下,“抱歉。”他温柔的看了看赵云澜然后依言去洗漱。


         当他坐在餐桌旁的时候,还是忍不住又惊讶了一次,这六碗,六碗颜色各异的都是些,什么新品种的泡面啊?


        “啊,从右往左依次是,橙汁泡的西红柿面,绿茶泡的海鲜面,青梅汁泡的酸菜牛肉面,牛奶泡的香菇炖鸡面,还有开水泡的红烧牛肉面和咖啡泡的卤香牛肉面,选自己喜欢的啊。”赵云澜笑嘻嘻的介绍着,最后有些不好意思的挠挠头,“那什么,沈老师,我厨艺不好,也就泡个面能吃,但是想着吧,只泡一碗面看起来多穷酸啊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所以就泡了六碗,你可真大方。沈巍哭笑不得的看了赵云澜一面,他忍不住叹口气,虽然说,只要是赵云澜的厨艺,砒霜拌鹤顶红他都能面不改色的吃下去。他皱眉看了看那六碗面,最终还是选了最循规蹈矩的那碗开水泡的红烧牛肉面。赵云澜有些可惜的看了看青梅汁泡的酸菜牛肉面,这可是他的最新发明啊,他叹口气,选择了味道醇厚的香菇炖鸡面开始吃。


       吃过早饭,两人便出门了,向着龙城郊外的枫红山出发。赵云澜这一次难得的没有开车而是选择步行,而沈巍自然是以他的选择为自己的选择。两人便如此,并肩同行着。


       去枫红山,就要出龙城,一路上,不仅会路过特调处,还会路过龙城大学和龙城医院。两个人很有默契的缓步走着,似乎都希望,这一路,可以缓缓而行,或者说,走不到尽头才好。


       走着走着,两人就走到了上次一起晒太阳的地方,赵云澜目光一时间有些沉痛,他缓缓开口,“你能……”他哽咽了一下,“陪我坐回吗?我想,想……”想和你一起,晒晒太阳。


        可是,沈巍却是摇头拒绝了,他轻声道,“以后你的每一天,都能看到太阳的。龙城的太阳,每天会升起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“就当是,让我了却遗憾,好吗?”赵云澜低头,他哀求着。


        沈巍闻言,只是看他,那双勾人的眼睛涌现出难以言表的悲哀,似乎眼睛的主人承受了难以计数的苦楚般的沉痛,沈巍的眼眶瞬间就红了,他死死的皱眉看着赵云澜,他的嘴唇动了动,似乎想要说些什么,可他却最终只是抿紧了嘴唇,将那些差点出口的话都一一咽了回去,他的喉头动了一下,吞咽的动作极其艰难,就好像咽下混合着玻璃碎片的鲜血般,入喉是百般的痛楚,却也只能报以万般的决绝。


        最终,他也只是点点头,在赵云澜身边坐下,目光一直不曾离开赵云澜。


        “我这辈子啊,有很多痛苦的选择要去做,有很多的遗憾只能遗憾,也有很多的幸运让我庆幸。可是,从来没有什么事情让我感觉到,哪怕只是一瞬间的相逢,就值得我用一生去铭记的。”两人沉默无言的静坐良久。当太阳缓缓升起,变得逐渐炙热刺眼的时候,赵云澜忽然说道。


         沈巍静静的聆听着他的话,神情专注的看着他,就好像听什么金玉良言般的珍惜。


         “沈巍,我会永远记得你的,这一生,我都不会忘记你。不会忘记你我之间的一切,经历的所有事情,哪怕只是片刻的眼神交汇,或者偶尔的意见分歧,又或者是生离死别的痛楚……我都会记得。”赵云澜缓缓转头,与沈巍对视,这瞬间的目光交汇,里面交织的情感,却好像一眼万年般的坚定和怀念。


         “呵。”沈巍轻笑一下,“我知道。”他笑的心满意足,可眼中却渐渐涌出了泪水,把他的眼睛滋润的越发明亮,就好像天上最亮的星辰。可越是灿烂,也越会……从天幕坠落……


         “沈巍。”赵云澜眨了眨眼,他的眼前怎么这么模糊,他用手擦了擦眼睛,触觉一片湿润,是泪水啊。


         “我在。”沈巍温声道。他浅浅的笑着,如同初见般美好。


         “我不会忘了你,别忘了,这个世界上,还有一个人,会为你难过,为你哭泣。”赵云澜轻声道。


          沈巍笑了笑,“我知道。”他起身,对赵云澜伸出手,“走吧,去枫红山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赵云澜看了看他,伸出手,两人的手紧紧相握,这一瞬间,赵云澜希望,他是走完了一生的距离,和沈巍的再次相遇。


          枫红山,以秋天枫叶染红漫山遍野而闻名。此刻正值夏季,枫叶被晒得有些焉,丝毫没有秋天的红艳。


          但这时走在山间的两人,是不会在意这些的。他们慢慢的踱步,不约而同的希望,这条通往山顶的路可以一直走下去。


          可是……


          前进的道路,不会为任何人而中断,或者延长。


          山顶的大松树下,两人靠着树干欣赏着山海相连的美景。


          不知过了多久,沈巍忽然开口,“云澜,这一次,我先走一步了。我答应你,在时间的尽头,我们还会相遇。到了那个时候,我们不会再分开了,而你要答应我,在那之前,好好活下去,好吗?”他侧头,认真的注视着赵云澜,就好像是毕生的最后一眼般全神贯注。


          赵云澜目光放空的看着前方,“为什么,就不是带我走,或者让我留下呢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  沈巍似乎是被赵云澜的问题给问住了,他有些愣怔的发了会呆,过了一会,他回过神,“就当做,是我希望还有个人能为我哭泣,能一直的记得我吧。”他笑了笑。


          “好。”赵云澜干脆的回答他,他转头看着沈巍,“我答应你,你也要答应我,路的尽头,你会等我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  “我会等着你,不论多久,我都会等你。而且不会等的不耐烦的。你不要太早来啊。”沈巍微微笑了下,“醒过来吧,别忘了替我……感受一下阳光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深夜,电视里,球赛还在继续播放着,赵云澜忽然惊醒,他看着杂乱邋遢的屋子一时间有些恍惚,他抬头,看了看床边的柜子上,相框里,是他和沈巍唯一一次的合照。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“原来是个梦啊。”他闭上眼声音艰涩的说道,他笑了下,却是如同呜咽般叹息了一声,他抬手捂住眼睛,“沈巍,我梦到你了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在名为死亡的路上,希望我们终会重逢,希望那个时候,我们不会再分开了。


评论
热度(2)

© 隔世荼蘼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