隔世荼蘼

剧版镇魂同人:一生太长


       接大梦初醒


       知了叫的越发起劲,或许它们也知道,已逢夏末,它们即将走到生命的尽头,所以才想要叫的更加嘹亮一些证明自己的存在。


        特调处的办公室:


        赵云澜嘴里叼着一根棒棒糖,他把脚架在办公桌上,整个人一副没有骨头的样子。他的目光放空注视着前方。整个人都陷入一种沉思中。他的脖子上,是一条项链,一枚吊坠坠在上面,一个圆形的珠子,质感有些像琥珀,里面是一滴鲜血。


        赵云澜无意识的用手摸着那颗珠子,回想着昨晚的梦。脖子上的项链,是林静被沈巍送出夜尊体内时转交给他的,随后,沈巍便爆发出自身的所有力量与夜尊同归于尽了,他们竟是连最后一面……都没能见到。


        沈巍死后的第七天,也就是昨天晚上,他做了那个梦,现在想想,或许,这就是沈巍把这条项链交给自己的意义了吧。在梦里告别,说出那些,没有机会开口的话,了却一些愿望,少去遗憾。


        原来沈巍一直记得,记得自己说过的每一句话……


        几个月前,那个夜晚,他睡着了,错过了沈巍给自己准备的果盘……


        “哎呀,我说沈巍啊,你怎么不叫醒我呢。”看着面前经过一晚上,已经显出变质颜色的橙子,赵云澜无比遗憾。这可是沈教授给自己准备的果盘啊!


        “呵。没有关系,下次我再给你准备就好了。”沈巍轻轻笑了下,都怪自己,注视着赵云澜出了神,一晚上过去,竟然没有想起来把这果盘收拾一下。但他才不会告诉面前这人,省的他又自恋一番。


         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深冬,这天:


      “我说,明年秋天,不如秋天我们一起去枫红山赏枫叶吧。”赵云澜兴致勃勃的提议,都怪最近地星人活动的太频繁,今年秋天硬是没找到时间。


       沈教授扶了扶眼镜掩饰住嘴角的上翘,他内心欣喜表面平静的回答:“好啊,一言为定。”


      赵云澜眨了眨眼,从回忆里回过神,他摩挲着脖子上的珠子,眼神看起来很平静,但却不过是因为心如死灰的波澜不惊。他答应过,要好好活着的。赵云澜吸了口气,他用手拍了拍脸颊,让自己露出和往日无常的笑容来。


       自从沈巍与夜尊同归于尽,地星与海星再次达成协议。对于期盼在海星生活的地星人,会让他们在特调处的监管下在海星生活,而海星也会定期去地星,向他们科普一些关于海星的知识。赵云澜最近计划在地星建立学校,教那些地星人系统的知识,这是沈巍的心愿,他便会竭力做到。   


       春去秋来,时光一转,便是三年。赵云澜按照答应过沈巍,尽力让自己好好活着。他戒掉了酒,也不怎么吃泡面烧烤那些垃圾食品。最近,他还抽空开始看起了书,尤其对古文感兴趣。平日无事还会练毛笔字,一开始是惨不忍睹,到了后面,居然也渐渐有些模样。只是大庆无意中看到他练的字后感觉有些眼熟,他过了几天想了起来,这和沈巍的字体很是相像。一想到这一点,他就有些难过。沈巍与他,是故人,万年前,万年后,如果没有沈巍,很难想象,地星,或者是赵云澜,究竟会怎样。想着以后的每一天,特调处都不会再有那个温润如玉,气质翩翩的沈教授,大庆就实在有些难过。他都是如此,很难想象,赵云澜是怎样顽强的接受这个现实,并且再次没心没肺的笑着度过每一天的。


      祝红成为亚兽族族长后,还是一如既往的呆在特调处,蛇四知道祝红的心思,也不怎么管她,反正鸦青只要安安分分的,也实在不需要亚兽族族长出面的地方。


      祝红一直都对赵云澜存着那份心思。可却再也没有开口诉说。她知道,从沈巍死去的那一刻,赵云澜这一生,就再也不会对任何人动感情了。她留在这,只是想要确认赵云澜的安好。直到确认赵云澜可以自己一个人也好好的活着,她也就能放心离开了。她在这里呆了多年,也有些想家了。


      最近,郭长城和楚恕之走的更近了,长生晷让两人性命相连,但所有人都知道,即使不如此,他们的感情也总会有一日让他们密不可分。赵云澜看着两人亲密的相处,偶尔会有片刻的失神,记忆里,那个人也和他是这样相处的。虽然不会像楚恕之他们那样频繁的交流互动,但那种默默无言却也毫不尴尬的氛围,却是独属于他们的静好岁月。


     赵云澜摸了摸脖子上的珠子,沈巍,最近被小郭和老楚喂狗粮,我有些想你了。他在心里默默的说着。    

      

     又过了几年,楚恕之和郭长城已经成为了爱人,郭英只有这么一个外甥,也觉得楚恕之这个人不错,所以没有不仅没有反对,还时不时的邀请楚恕之回去吃饭。这两人的配合越发默契,看得处里的其他人都觉得眼睛都快闪的不好使了。


     最近,大庆和大吉的关系也有所进步,两人时不时的都会消失个几天,美名其曰的欣赏来之不易的和平世界的大好风光,其实谁不知道是小情侣过二人世界去了。没办法,热恋期就是这样嘛。赵云澜无奈的笑笑,却也是默许了大庆的怠工。


     地星和海星相处的越发融洽。特调处也渐渐闲置下来,每天不是管一些什么海星人骗了地星人钱财,就是地星人在海星迷路之内的琐事,这让赵云澜感觉自己从处长降级成为了派出所所长的感觉,他有些郁闷,却也为这种和平感到欣慰。只是一想到,这之后新生的地星人不会再知道有黑袍使这个人物,他就还是会有些难过。


     地星:地星与海星小学——


      这个在赵云澜的努力下创建出的小学,每年,他都会来这里教课。是历史课,告诉地星的孩子,关于地星和海星之间的一些事情。在教会他们知晓两个星球的美好之前,也让他们认识一个叫做沈巍的人。告诉他们,曾经有个人,为了这两个星球的和平,不惜生命。这些孩子们在敬佩这个英雄的同时,也越发喜欢他们赵老师。

   

     “赵老师,您是不是和黑袍使大人认识啊?”下课后,一个小女孩问赵云澜。


     “哦?”赵云澜看着小女孩温和的笑了笑,“为什么这么说?”他眉眼之间流露出温润的笑意。


     “因为您提起他的时候表情好温柔啊。”小女孩说着,“而且,他和您好像。”小女孩歪了歪头思索着说道。


     “我和他像?”赵云澜像是听到什么好笑的笑话,他摸了摸小女孩的头,“我和他,可不像啊。”似是感叹,也是否决,此刻的赵云澜身上,那种忧郁哀伤的气质,令他整个人都阴郁起来,这和小女孩认识的赵老师有些相去甚远。


     “赵老师……”小女孩有些犹豫的叫了一声,“你说,黑袍大人,温润如玉,是个谦谦君子。可是,我觉得您就是这样的人啊。”小女孩说完鞠了一躬,“对不起,这是我的想法,请您不要在意。”说着,便转身跑远了。


      赵云澜看着小女孩的背影有些失神,他抬头,看着地星永无白昼的天空,露出一抹极其苦涩的笑意。

 

      温润如玉?谦谦君子?呵,什么时候,也有人用这样的词语,来形容他赵云澜了?


      沈巍啊沈巍,如果你看到我现在的模样,应该会惊讶的不敢认我吧?没关系,反正现在,我都认不出我自己了。


      学会你的温润笑意,柔和的语气,优雅的举止,就好像,可以靠近你,再靠近你一样。可是,为什么我还是见不到你呢?


      沈巍……人的一生怎么那么长啊?


      漫长到……我还没有白发苍苍,就已经快要丧失走下去的力气了。你活了一万年,是怎样过来的呢?肯定很不容易吧。


      回到龙城,他坐在那张长椅上,他还记,他和沈巍一起坐在这张长椅上晒过太阳。


      这一生,什么时候,能走到头呢?人的一生太长了,如果只是一只夏蝉就好了,那样,便能早些了却一生了。


     “我好累啊。”赵云澜仰起头闭上眼睛,脑海中,似乎又浮现起沈巍的身影,他勾唇,缓缓笑了,这一次,却是赵云澜风格的笑意。


     注:因为想你,所以变得越来越像你。只有在脑海中浮现你身影的片刻,我才能做回我自己。一生太长,其实只想和你一起,哪怕朝生暮死,也是铭刻于心的永恒。



评论

© 隔世荼蘼 | Powered by LOFTER